河北快三走势图连线|河北快三500期走势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國國情網
中國法治建設年度報告(2016)
2018年01月10日 18:02 來源: 人民網-法治頻道
打印 文字大小:
作者: 訪問量:

目 錄

前 言

一、關于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立法工作和監督工作

二、關于依法行政

三、關于審判、檢察、公安和司法行政工作

四、關于司法體制改革

五、關于人權的法治保障

六、關于知識產權保護

七、關于生態文明法治建設

八、關于法治宣傳、法學教育和法學研究

九、關于國際交流與國際合作

結束語

附 錄

前 言

2016年,中國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堅定不移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法治建設取得新的偉大成就:堅持科學立法、民主立法,立法質量越來越好;深入推進依法行政,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執法,法治政府建設成效顯著;強力推動司法改革,完善司法管理體制和司法權力運行機制,規范司法行為,加強對司法活動的監督,司法公信力進一步提升;廣泛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健全普法宣傳教育機制,全民法治觀念明顯增強;不斷創新發展法學教育和法學研究工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文化建設成果豐碩。2016年,中國立法、執法、司法、普法、法治宣傳等各領域的生動實踐,昭示出法治中國建設的美好前景。

一、關于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立法工作和監督工作

2016年,中國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共制定法律10件,修改法律24件,通過有關法律問題的決定6件,作出1個法律解釋。截至2016年12月底,中國除現行憲法外,現行有效的法律共256件。

(一)加強重點領域立法

——制定慈善法。慈善法是社會領域的重要法律,是慈善制度建設的基礎性、綜合性法律。3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慈善法。該法的主要內容:一是明確慈善法的調整范圍,規定慈善活動是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以捐贈財產或者提供服務等方式,扶貧、濟困、扶老、救孤、恤病、助殘、優撫,救助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和公共衛生事件等突發事件造成的損害,以及促進教科文衛體事業發展、保護環境等領域自愿開展的公益活動。二是明確慈善組織的定義及設立程序,規范慈善組織的行為準則和內部治理,并對慈善組織的信息公開義務作出規定。三是明確慈善募捐包括面向社會公眾的公開募捐和面向特定對象的定向募捐,并重點對公開募捐作出規范。四是明確慈善信托的備案制度、受托人的范圍以及受托人、監察人的義務。五是規范慈善財產的使用,明確慈善組織的財產應當根據章程和捐贈協議的規定全部用于慈善目的。此外,還對慈善服務、慈善事業發展的促進措施、慈善活動的監督管理、服務引導以及慈善領域違法行為的法律責任等作出規定。

——制定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為了規范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的活動,保障其合法權益,促進交往與合作,4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該法規定,境外非政府組織是指在境外合法成立的基金會、社會團體、智庫機構等非營利、非政府的社會組織,可依照本法在經濟、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環保等領域和濟困、救災等方面開展有利于公益事業發展的活動。該法還規定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開展活動的方式、程序和便利措施,健全完善了相關管理制度和措施,重點加強對經費來源、資金使用等情況的監管,并明確了相應的法律責任。

——制定網絡安全法。網絡安全法是網絡安全領域的基礎性法律。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網絡安全法。這部法律正確處理網絡空間自由和秩序、安全和發展、自主和開放的關系,遵循積極利用、科學發展、依法管理、確保安全的方針,明確了有關主管部門和企業等網絡運營者、網絡使用者的網絡安全責任,確立了保障國家網絡安全的各方面基本管理制度,為維護網絡空間安全和秩序、保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提供了法治保障。

——制定中醫藥法。中醫藥是中華民族的瑰寶,是我國醫藥衛生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中醫藥法。該法的主要內容:一是明確中醫藥事業的重要地位和發展方針,規定中醫藥是包括漢族和少數民族醫藥在內的我國各民族醫藥的統稱,明確國家大力發展中醫藥事業,實行中西醫并重的方針。二是發展中醫藥服務,保持和發揮中醫藥特色和優勢。三是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管理制度。四是加大對中醫藥事業的扶持力度。五是加強對中醫醫療服務和中藥生產經營的監管。六是加強中醫藥人才培養。此外,還規定了支持中醫藥繼承創新、推動和規范中醫藥文化傳播以及法律責任等內容。

——制定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是文化領域的綜合性、全局性、基礎性重要法律。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該法的主要內容:一是明確公共文化服務的范圍,即由政府主導、社會力量參與,以滿足公民基本文化需求為主要目的而提供的公共文化設施、文化產品、文化活動以及其他相關服務。二是明確公共文化服務應當遵循的原則,即應當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應當按照“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支持優秀公共文化產品的創作生產,豐富公共文化服務內容。三是明確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和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免費或優惠開放、公共文化服務公示等制度。四是規定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務工作中的職責。五是規定公共文化設施拆除與重建的程序。六是規定加強公共文化服務數字化和網絡建設。七是規定提高公共文化服務的效能。此外,還對公共文化服務的經費保障、監督管理、隊伍建設以及違法行為的法律責任等作出規定。

——制定環境保護稅法。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環境保護稅法,這是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的第一部稅收法律。該法以現行排污費制度為基礎,與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相銜接,按照“稅負平移”的原則,明確了環境保護稅的納稅人、征稅對象、計稅依據、稅目稅額和征收管理等制度。

——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野生動物保護法作出修改。這次修改,堅持保護優先、規范利用、嚴格監管的原則,進一步加強對野生動物及其棲息地的保護,完善野生動物保護管理制度和相關措施,明確禁止生產經營使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明確禁止為食用非法購買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加大對違法捕獵、經營利用野生動物及非法貿易的防范和處罰力度。

——修改民辦教育促進法。為了推進分類管理改革、促進民辦教育健康發展,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關于修改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明確對民辦學校實行分類管理,不得設立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健全民辦學校法人治理機制,完善政府對民辦學校的扶持措施,并對現有民辦學校的過渡問題等作出規定。

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還制定了深海海底區域資源勘探開發法、資產評估法、國防交通法、電影產業促進法,修改了海洋環境保護法,審議了紅十字會法、中小企業促進法、測繪法修訂草案和核安全法、國家情報法、電子商務法、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草案等。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還三次審議了民法總則草案。

(二)支持和保障相關領域改革

——依法作出授權決定,為改革試點工作提供依據。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根據“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的精神,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關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明確在試點地區設立監察委員會,行使監察職權;監察委員會由本級人大產生,對本級人大及其常委會和上一級監察委員會負責,并接受監督;監察委員會按照管理權限,對本地區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依法實施監察;在試點地區暫時調整或者暫時停止適用行政監察法和刑事訴訟法、地方組織法等有關法律規定。

全國人大常委會還作出了關于授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在部分地區開展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的決定,關于授權國務院在部分地區和部分在京中央機關暫時調整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有關規定的決定,關于授權國務院在河北省邯鄲市等12個試點城市行政區域暫時調整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有關規定的決定,關于軍官制度改革期間暫時調整適用相關法律規定的決定。

——統籌修改多部法律,持續推進相關領域改革。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于修改節約能源法等6部法律的決定,進一步優化投資審批流程,提高行政審批效率。11月,通過關于修改對外貿易法等12部法律的決定,對法律中涉及行政審批和職業資格認定等同類或者相關條款一并作出修改。這兩次統籌修改法律,為深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和推進政府職能轉變提供了法律支持和保障。2013年8月和2014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后兩次作出決定,授權國務院在上海、廣東、天津、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暫時調整有關法律規定的行政審批,并明確規定相關改革措施在“三年內試行,對實踐證明可行的,應當修改完善有關法律”。國務院在認真總結試點經驗后提出議案,常委會于2016年9月對外資企業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臺灣同胞投資保護法等4部法律作出統籌修改,將自由貿易試驗區試點的改革措施上升為法律,同時相應終止兩個授權決定的法律效力。

(三)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作出解釋

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個別候任議員在宣誓時蓄意宣揚“港獨”主張、侮辱國家和民族的言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內部乃至香港社會引發的爭議,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賦予的權力,通過了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明確該條規定的“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既是該條規定的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明確宣誓就職必須遵循的法定程序和內容;明確違反宣誓規定喪失就職資格的法律后果以及作出虛假宣誓或者違反誓言的法律責任。

(四)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注重進一步完善立法工作機制和方式方法,加強立法工作組織協調,不斷提高立法工作精準化水平。一是出臺《關于建立健全全國人大專門委員會、常委會工作機構組織起草重要法律草案制度的實施意見》,加強人大對立法工作的組織協調,充分發揮人大在立法工作中的主導作用。二是健全法律草案征求代表意見制度,邀請代表參與立法調研、論證、審議、評估等工作,認真聽取和采納代表的意見建議,更好發揮人大代表在立法工作中的作用。三是制定《立法項目征集和論證工作規范》,完善立法項目征集和論證制度,推進立法工作規范化、制度化建設。四是成立立法專家委員會,發揮立法專家顧問作用。五是積極推進基層立法聯系點建設,先后就7部法律草案和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稿征求4個聯系點意見,使立法工作更加接地氣、察民情。六是召開第二十二次全國地方立法研討會,加強對地方立法工作的指導和推動,進一步落實賦予設區的市地方立法權工作。

(五)關于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監督工作

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行使監督權,堅持問題導向,加大監督力度,創新監督方式,促進“一府兩院”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保障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得到切實維護,保證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得到全面落實。

——對法律實施情況進行檢查。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共檢查食品安全法、安全生產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環境保護法、水法、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等6部法律的實施情況。

對食品安全法,重點檢查了風險監測、風險評估、風險分級管理等預防為主、風險防范的法律制度的落實,全過程監管法律制度的落實,法律責任制度的落實,特殊食品等監管,食品安全實行社會共治相關法律制度的落實等情況。對安全生產法,重點檢查了近年來安全生產制度體系建設,安全生產法宣傳貫徹,相關部門落實法律監管要求的相應措施,我國安全生產工作中存在的主要問題,有關安全生產工作的意見和建議等情況。對道路交通安全法,重點檢查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執法和執法監督,當前道路交通安全存在的突出問題,進一步提高道路安全能力和水平的措施和建議等情況。對環境保護法,重點檢查了各地各部門宣傳貫徹和推進實施環境保護法工作進展,主要法律制度的落實,依法加強環境監管、推動環境治理、改善環境質量等方面采取的措施和存在的主要問題等情況。對水法,重點檢查了農田水利建設和投入,推行節水灌溉方式和節水技術,對農業灌溉水源和工程設施保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及其成員參與農田水利建設,小型農田水利設施產權制度改革,健全基層水利服務體系等情況。對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重點檢查了各地各部門依法強化企業在科技成果轉化中的主體作用、激勵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轉化科技成果、完善科技成果轉化服務等方面采取的措施,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管理,職務科技成果轉化獎勵和報酬等方面法律制度的落實和存在的主要問題等情況。

在檢查上述6部法律實施情況的過程中,常委會組成人員分別就修改法律制度及改進相關工作等提出了意見和建議。國務院和國務院有關部門高度重視這些意見和建議,提出并采取了一系列改進和落實的工作措施。

此外,為進一步加強對“一府兩院”研究處理執法檢查報告及審議意見和改進落實工作的跟蹤監督,督促切實解決突出矛盾和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要求“一府兩院”就落實整改情況作出書面或口頭報告。2016年,除聽取審議國務院關于研究處理食品安全法執法檢查報告及審議意見情況的反饋報告外,還審議了國務院關于落實職業教育法執法檢查報告和審議意見的報告,關于研究處理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執法檢查報告及審議意見情況的反饋報告。

——聽取和審議專項工作報告。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聽取和審議了國務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20個工作報告,涉及經濟、財政、環境、司法等多個方面。

一是聽取審議國務院關于2016年以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的報告,關于國有資產管理與體制改革情況的報告,關于農林科技創新工作情況的報告等,堅定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經濟社會平穩健康發展,確保實現“十三五”良好開局。

二是聽取審議國務院關于2016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關于2015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關于2015年中央決算的報告,關于2015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查出問題整改情況的報告,關于深化財政轉移支付制度改革情況的報告,審查批準2015年中央決算,審查批準國務院提出的2016年中央預算調整方案,積極推進財稅體制改革和相關立法工作,促進依法行政、依法理財,切實把財政資金管好用好。

三是聽取審議國務院關于2015年度環境狀況和環境保護目標完成情況的報告,關于自然保護區建設和管理工作情況的報告,推動有關方面全面貫徹實施最嚴格的環境保護法律制度,著力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環境問題,努力促進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其中,聽取審議年度環境狀況和環境保護目標完成情況報告,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首次進行,將形成制度化安排,并督促縣級以上地方各級政府依法向本級人大及其常委會報告年度環境狀況和環境保護目標完成情況,自覺接受人大和人民群眾監督。

四是聽取審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化司法公開、促進司法公正情況的報告,關于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情況的中期報告;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加強偵查監督、維護司法公正情況的報告,關于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試點工作情況的中期報告。通過加強監督,積極推動深化司法體制改革,支持和推動司法領域改革試點工作依法有序實施,進一步強化司法公開,規范司法行為,完善監督機制,提高司法公信力。

此外,全國人大常委會還聽取和審議了關于“六五”普法決議執行情況、關于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工作情況、關于出境入境管理法執行情況等工作報告。

——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一是全面貫徹實施憲法宣誓制度。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共舉行6次憲法宣誓儀式,組織新任命的23名國家工作人員進行憲法宣誓。二是舉辦國家憲法日座談會。2016年12月4日是第三個國家憲法日,習近平總書記對“五四憲法”歷史資料陳列館作出重要指示,強調開展憲法宣傳教育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重要任務,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做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普及憲法知識、增強憲法意識、弘揚憲法精神、推動憲法實施。三是推動加強憲法宣傳教育。在常委會會議聽取審議國務院關于“六五”普法決議執行情況的報告和相關議案時,作出關于開展第七個五年法治宣傳教育的決議,明確突出學習宣傳憲法,要求堅持把學習宣傳憲法擺在首要位置,在全社會普遍開展憲法宣傳教育,弘揚憲法精神,樹立憲法權威。

——推進規范性文件備案審查工作。一是加強對法規和司法解釋的主動審查。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機構對國務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報送備案的37件行政法規、司法解釋逐件逐條進行審查研究,無論是否存在與法律不一致的問題,都提出明確的審查研究意見,結合選舉法修改、預算法貫徹實施、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等重要事項,有重點地選取相關地方性法規開展主動審查研究,發現存在與修改后的法律不一致等問題的,及時與有關地方進行溝通,督促妥善處理。二是認真研究處理公民、組織提出的審查建議。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機構共研究處理審查建議92件,發現存在與法律不一致問題的法規1件,并推動制定機關將修改該法規列入2017年立法計劃。審查建議反饋工作逐步規范化、常態化,2016年共向28位提出審查建議的公民進行了書面反饋。對屬于全國人大審查范圍的法規、司法解釋審查研究結束后,向建議人告知研究結論;對不屬于全國人大審查范圍的規范性文件提出的審查建議,轉送有關國家機關處理后,向建議人告知轉送情況。三是健全備案審查工作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機構制發《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法規、司法解釋備案審查工作規程(試行)》,規范與制定機關溝通協商、提出書面研究意見、提出糾正建議等重要環節,推動備案審查工作進一步制度化、規范化。啟動全國人大法規備案審查信息平臺建設工作并上線試運行,為實現法規電子報備做好準備。

二、關于依法行政

2016年,中國繼續大力推進依法行政,認真貫徹落實《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2015—2020年)》,法治政府建設取得新成效。

(一)國務院立法工作

2016年,國務院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了法律議案13件、決議草案2件,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條約(公約)10件,制定、修改行政法規8件,核準公約(協定、議定書)11件。

——頒布《國務院關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規的決定》。為了依法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國務院對取消和調整行政審批項目、價格改革和實施普遍性降費措施涉及的行政法規進行了清理,于2月公布施行《國務院關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規的決定》,對66部行政法規的部分條款予以修改。2016年,國務院共取消了165項國務院部門及其指定地方實施的審批事項,清理規范192項審批中介服務事項、220項職業資格許可認定事項。

——制定《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條例》。為規范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的管理運營,加強對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的監督,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實現保值增值,2月,國務院通過了《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條例》,自2016年5月1日起施行。條例明確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是國家社會保障儲備基金,由中央財政預算撥款、國有資本劃轉、基金投資收益和以國務院批準的其他方式籌集的資金構成,用于人口老齡化高峰時期的養老保險等社會保障支出的補充、調劑,并對基金的籌集、使用、管理運營、監督等環節作出明確規范。

——制定《農田水利條例》。為加快農田水利發展,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保障國家糧食安全,4月,國務院通過了《農田水利條例》,自2016年7月1日起施行。條例確立了發展農田水利應堅持的原則,規定了農田水利規劃的編制程序,制定了加強農田水利工程建設、農田水利工程運行維護、農田灌溉排水管理以及吸引社會力量參與農田水利工程建設的相應措施,明確了行為主體違反條例應承擔的法律責任等內容。

——制定《企業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條例》。為規范政府對企業投資項目的核準和備案行為,加快轉變政府的投資管理職能,落實企業投資自主權,12月,國務院公布了《企業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條例》,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條例是我國固定資產投資領域第一部行政法規,主要內容:一是規范項目核準行為,二是規范項目備案行為,三是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四是優化服務,五是嚴格責任追究。

——修改《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自2005年6月施行以來,在加強對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的管理,預防、控制傳染病的發生、流行,保障人體健康和公共衛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4月,國務院對條例作出修改,主要內容:一是完善了第二類疫苗的銷售渠道、冷鏈儲存、運輸等流通環節法律制度,二是建立疫苗全程追溯法律制度,三是加大了對疫苗流通、預防接種中的違法犯罪行為和監管不力等行為的處罰及問責力度。

——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稽查條例》。為滿足對外貿易發展對口岸通關便利化的要求,6月,國務院作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稽查條例》的修改,主要內容:一是增加了對海關實施稽查具有保障和支撐作用的基礎性措施,二是進一步規范和優化了海關稽查程序,三是完善海關稽查職權和措施,四是明確了寬嚴相濟懲處違法行為的原則。

——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線電管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線電管理條例》自1993年9月施行以來,在保障無線電頻率的合理開發和利用、維護無線電波秩序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隨著我國改革的不斷深入和無線電技術在社會生活各領域的廣泛應用,為適應無線電管理工作的現實需要,11月,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對條例進行修改。修訂后的條例一是涵蓋了無線電頻率管理、臺站管理、發射設備管理以及無線電涉外管理等方面的內容,二是完善了有效開發利用無線電頻率的管理制度,三是減少并規范了無線電行政審批,四是強化事中事后監管,加大對利用“偽基站”等開展電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的懲戒力度。

(二)依法行政工作

——行政復議工作。2016年,國務院共收到行政復議申請7491件(含結轉2702件),辦結2409件;立案審查1495件(含結轉數),辦結373件。繼續推進行政復議體制改革和行政復議法修訂工作,指導監督全國行政復議工作,對改進原級行政復議立案工作提出明確要求,開發了全國行政復議、行政應訴案件統計系統。

——法規規章備案審查工作。2016年,有立法權的地方人大常委會報送國務院備案的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共891件;國務院各有關部門和有立法權的地方政府報送國務院備案的規章共747件,其中地方政府規章488件、國務院部門規章259件。國務院法制辦對新獲得立法權的設區的市和自治州報備的法規規章進行了重點審查,并圍繞“放管服”改革對已備案的部門規章進行專項審查。

——貫徹落實《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2015-2020年)》。《綱要》印發后,國務院法制辦積極進行宣傳報道,在全面開展書面督察基礎上,赴江蘇、廣東等地進行實地督察,并召開國務院部門貫徹綱要督察會議等,切實推動了綱要的貫徹落實。

——仲裁制度建設工作。2016年,國務院法制辦進一步完善仲裁機構受理情況統計報送制度,建立仲裁違法違紀處理情況和仲裁裁決被司法機關糾錯情況報送制度,完善仲裁委員會換屆工作和復核制度,積極協調有關部門制定有利于仲裁發展的政策措施。司法部圍繞提高仲裁公信力,制定出臺《關于規范和加強仲裁機構登記管理的意見》。同時,將“制定并組織實施仲裁機構登記管理制度規定”列入司法部權力和責任清單,由中央編辦網站向社會公布;將仲裁機構的設立確定為省級司法行政機關行使的行政審批事項。

——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工作。自2015年3月中央編辦、國務院法制辦聯合發布《關于印發〈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以來,我國啟動了新一輪的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工作。天津、河北、山西、江蘇、浙江、廣東、四川、貴州八個省市的試點地區的相關改革在原有基礎上得到了較為深入的推進。本輪改革中,大部分試點地區以建立獨立的“行政審批局”為抓手,大幅削減了許可審批事項的數量,對許可審批機構、從事許可審批的人員實現了一定程度的精簡,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辦事效率,探索建立了監管權責劃分清單等。

三、關于審判、檢察、公安和司法行政工作

(一)審判工作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22742件,審結20151件,比2015年分別上升42.3%和42.6%;地方各級法院受理案件2303萬件,審結、執結1977.2萬件,結案標的額4.98萬億元,同比分別上升18%、18.3%和23.1%。

——刑事審判工作。2016年,各級法院審結一審刑事案件111.6萬件,判處罪犯122萬人。嚴懲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審結周世鋒等顛覆國家政權案,加大對暴力恐怖、邪教犯罪等懲治力度。嚴懲貪污賄賂犯罪,審結貪污賄賂案件4.5萬件6.3萬人。為脫貧攻堅提供司法服務,堅決懲處貪污、挪用扶貧資金等犯罪,審結相關案件1.5萬件。加大打黑除惡工作力度,審結殺人、搶劫、綁架及盜竊等犯罪案件22.6萬件。依法懲治毒品犯罪,審結毒品犯罪案件11.8萬件。審結內幕交易、集資詐騙等案件2.3萬件。嚴懲侵害婦女兒童權益犯罪,審結拐賣、性侵婦女兒童犯罪案件5335件,審結涉及校園欺凌犯罪案件213件。嚴懲電信網絡犯罪,審結相關案件1726件。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提審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奸婦女一案,依法改判聶樹斌無罪。

——民事商事審判工作。2016年,各級法院審結各類一審民事案件673.8萬件,同比上升8.2%。其中,婚姻家庭案件175.2萬件,勞動爭議案件47.5萬件,消費者權益保護案件2.9萬件。各級法院審結一審商事案件402.6萬件,同比上升20.3%,其中,股權、證券、期貨、票據、保險等糾紛案件124.8萬件,破產案件3373件,房地產糾紛案件25.5萬件,涉及農村土地“三權分置”改革等案件31.8萬件。

——行政審判、國家賠償工作。2016年,各級法院審結一審行政案件22.5萬件,同比上升13.2%。加強北京、上海跨行政區劃法院建設,推行行政案件異地管轄、集中管轄。積極推進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工作。各級法院審結國家賠償案件5812件。

——執行工作。2016年,各級法院受理執行案件614.9萬件,執結507.9萬件,同比分別上升31.6%和33.1%,執行到位金額1.5萬億元,同比上升54%。與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等部門建立網絡執行查控系統,著力解決執行難問題。大力推進網絡司法拍賣,各級法院累計網拍43萬余次,成交額2700多億元。推進“信用中國”建設,與國家發改委等40多個部門簽署聯合懲戒合作備忘錄,構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信用懲戒大格局,累計發布失信被執行人信息689萬例,采取信用懲戒措施857萬人次。依法懲治拒不執行裁判行為,司法拘留1.6萬人,追究刑事責任2167人。

——立案信訪和審判監督工作。2016年,各級法院共審結申訴和申請再審案件179702件,依法提起再審33890件。加強審判監督工作,2016年審結的再審案件中,因原判確有錯誤或其他法定事由改判的11055件,占生效裁判的0.09%。各級法院加快訴訟服務中心建設,充分利用訴訟服務網、APP客戶端、12368熱線等,為當事人提供全方位、立體式訴訟服務。探索建立電子法院、網上法庭等智能化服務平臺,簡化立案程序,推行網上立案、巡回立案,全國法院當場登記立案率超過95%。加強網上申訴和視頻接訪工作,方便群眾申訴。

(二)檢察工作

——依法履行批捕起訴等職能。2016年,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各類刑事犯罪嫌疑人828618人,提起公訴1402463人。堅決維護國家安全,深入開展反分裂、反滲透、反顛覆、反邪教斗爭。嚴懲嚴重刑事犯罪,加大對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傳播暴恐音視頻等犯罪打擊力度,起訴故意殺人、強奸、放火等嚴重暴力犯罪65076人,起訴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1106人,起訴搶劫、搶奪、盜竊等多發性侵財犯罪399708人。嚴懲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與公安部聯合掛牌督辦“徐玉玉案”等62起重大案件,批準逮捕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19345人。切實維護校園安全,與教育部等共同發布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指導意見,起訴針對在校學生實施的嚴重暴力犯罪4604人,起訴針對校外成年人教唆、誘騙在校學生犯罪678人。依法懲治涉醫犯罪,與公安部、國家衛生計生委等聯合開展專項行動,起訴故意傷害醫務人員、在醫院聚眾滋事等犯罪3308人,督辦30起重大涉醫犯罪案件。嚴懲危害食品藥品安全犯罪,開展專項立案監督,建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移送涉嫌犯罪案件1591件,起訴危害食品藥品安全犯罪11958人。維護未成年人、婦女、老年人、殘疾人合法權益,起訴性侵、拐賣等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權益犯罪16078人,起訴侵害農村留守兒童合法權益犯罪2663人,起訴侵害婦女人身權益犯罪24061人,起訴侵害老年人合法權益犯罪34709人,起訴侵害殘疾人合法權益犯罪4750人。深化檢察環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起訴“黃賭毒”犯罪210325人,起訴虐待、遺棄、重婚犯罪1405人,起訴家庭暴力犯罪5134人。堅決打擊惡意欠薪,起訴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2135人。

——保障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積極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實施,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司法合作,突出懲治和預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經貿合作產業區建設等領域犯罪。著力防范金融風險,突出懲治非法集資等涉眾型經濟犯罪和互聯網金融犯罪,起訴集資詐騙等犯罪16406人。加強產權司法保護,堅持依法平等保護,制定實施保障和促進非公有制經濟發展“18條意見”、加強產權司法保護“22條意見”,起訴侵犯非公企業和非公經濟人士合法權益犯罪13629人,立案偵查侵犯非公企業合法權益職務犯罪1009件。制定保障科技創新“15條意見”,突出懲治侵犯知識產權等犯罪,起訴21505人。依法懲治危害安全生產犯罪,起訴重大責任事故犯罪2635人,查處事故背后失職瀆職等職務犯罪814人。

——依法查辦和預防職務犯罪。立案偵查職務犯罪47650人,其中原縣處級干部2882人、原廳局級干部446人。在征地拆遷、社會保障、涉農資金管理等民生領域查辦“蠅貪”17410人。查辦受賄犯罪10472人、行賄犯罪7375人。查辦玩忽職守、濫用職權等瀆職侵權犯罪11916人。依法查辦遼寧拉票賄選案涉及的職務犯罪。深挖執法司法不公背后的腐敗犯罪,查辦涉嫌職務犯罪的行政執法人員8703人、司法工作人員2183人。開展集中整治和加強預防扶貧領域職務犯罪專項工作,查辦相關職務犯罪1892人。加強職務犯罪源頭治理,與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共同推廣江蘇“預防職務犯罪郵路”,針對辦案發現的突出問題,提出檢察建議11172件。依靠群眾力量查辦職務犯罪,調動和鼓勵個人和單位依法實名舉報的積極性,與公安部、財政部聯合印發《關于保護、鼓勵職務犯罪舉報人的若干規定》。

——強化對司法活動的監督工作。強化對訴訟活動的法律監督,督促偵查機關立案14650件,追加逮捕、追加起訴43960人,監督糾正違法取證、違法適用強制措施、刑訊逼供等偵查活動違法情形34230件次;對認為確有錯誤的民事行政生效裁判、調解書提出抗訴3282件、再審檢察建議2851件,對民事行政審判程序中的違法情形提出檢察建議13254件,對民事執行活動提出檢察建議20505件。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等原則,著力健全冤錯案件發現報告、審查指導、監督糾正、賠償問責等長效機制。開展集中清理判處實刑罪犯未執行刑罰專項活動,核查出11379人,督促糾正6381人,其中收監執行5062人。開展財產刑執行專項檢察,全面核查2013年以來人民法院判處的涉及財產刑案件,對尚未執行和未執行完畢的監督執行,提出書面糾正意見3172件、檢察建議11897件。持續監督糾正久押不決案件,2013年核查出的羈押3年以上未結案的4459人,全部清理糾正完畢。加強羈押必要性審查,提出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建議42159人。持續監督糾正違法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對提請不當的,監督糾正23831人;對裁定或決定不當的,監督糾正3703人。督促糾正社區服刑人員脫管漏管8477人。加強民事虛假訴訟監督,對民間借貸、企業破產等領域2017件“假官司”提出監督意見,立案偵查涉及民事虛假訴訟的職務犯罪146件。

(三)司法解釋與指導性案例工作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出臺司法解釋3件。最高人民法院單獨出臺司法解釋26件,其中刑事司法解釋7件,民事司法解釋11件,行政司法解釋1件,其他司法解釋10件;發布指導性案例21個。這些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案例為法律的正確實施發揮了積極作用。

——對正確處理刑事司法工作中重大復雜問題予以指導。4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依法懲治毒品犯罪;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依法懲治貪污賄賂犯罪。11月,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關于辦理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依法懲處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犯罪。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行醫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依法懲處非法行醫犯罪,保障公民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公布《審理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切實保障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依法懲治有關環境污染犯罪。

——對妥善處理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領域的新情況、新問題予以指導。2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保障財產權利及市場交易安全與效率。4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的法律適用作出規定,最大限度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7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相關程序問題的批復》,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提供保護。1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審理獨立保函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指導各級法院正確審理獨立保函糾紛案件,切實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對妥善處理行政訴訟和國家賠償領域的新情況、新問題予以指導。9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審理民事、行政訴訟中司法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統一非刑事司法賠償案件的裁量標準。

(四)公安工作

——維護社會治安穩定。深入開展嚴打暴恐專項行動,深化對“黑拐槍”、“盜搶騙”、“黃賭毒”、“食藥環”、侵害公民個人信息等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犯罪和電信網絡詐騙、金融證券犯罪等新型犯罪的打擊治理,加快完善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維護社會治安大局持續穩定。推進“互聯網+公安政務服務”工作,運用大數據技術和現代科技手段提高社會治理智能化水平,提升防范打擊違法犯罪效能。加強消防、道路交通和監管場所安全管理,全年未發生重特大火災事故特別是一次死亡10人以上事故,火災事故、道路交通事故、監管場所責任事故均創近年來新低,人民群眾安全感始終保持在90%以上。

——推進公安工作改革。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全面實施居住證制度,促進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舉家進城落戶。會同有關部門出臺《關于改進和規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證明工作的意見》,有效解決“奇葩證明”問題。進一步規范居民身份證的使用管理,推動實名制和社會誠信體系建設,提升窗口單位管理服務水平。駕考制度、車檢制度、外國人在華永久居留制度和異地辦證、方便群眾辦事創業28項措施等“放管服”改革取得新的成效。深入推進執法權力運行機制改革,落實受案立案制度改革意見、執法質量考評和執法過錯責任追究制度,推進刑事案件法制部門統一審核統一出口機制改革試點,進一步規范公安機關受理行政執法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工作程序。深化人民警察招錄培養和公安院校教育教學改革,規范警務輔助人員管理。

——深化執法規范化建設。貫徹中辦國辦《關于深化公安執法規范化建設的意見》,出臺規范公安機關現場執法視音頻記錄、公安行政處罰裁量基準等一系列制度,修訂公安機關執法細則,進一步細化明確執法標準、規范執法行為。推進執法辦案場所規范化改造工作,探索建立多警種合成化作戰、一站式辦案機制,全國公安機關執法辦案區規范化改造基本完成,并建成3500多個辦案中心。各級公安機關嚴格落實違法犯罪嫌疑人被帶至公安機關后的“四個一律”(即一律直接帶入辦案區、一律先進行人身安全檢查、一律有人負責看管、一律有視頻監控并記錄)要求,確保執法安全,提高執法質量和效率。組織開展新一輪執法示范單位選樹命名工作,公安部命名10個地市級公安機關、100個縣級公安機關和200個基層所隊作為全國執法示范單位。各級公安機關持續開展集中培訓、實戰演練、案例點評等多種形式的實戰化執法培訓,公安部舉辦2次全國公安機關規范執法視頻演示培訓會,細化、實化規范的執法流程,培訓民警超過100萬人次。深化執法資格等級考試,截至目前,全國公安民警有208.7萬、111.5萬、4.05萬人次分別取得基本級、中級、高級執法資格。針對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執法突出問題,會同有關部門開展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適用逮捕措施等專項調研檢查和網上執法巡查。

(五)司法行政工作

——監獄工作。截至2016年底,全國共有監獄680個,在押犯156萬人。強化監獄內部管理,落實安全穩定工作制度,全國監獄沒有發生獄內重大案件、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和重大疫情。加強罪犯教育改造工作,罪犯入監教育考試合格率達99.51%,心理健康教育普及率達99.08%,罪犯出監綜合評估率達98.4%。嚴格規范罪犯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執行工作,出臺了《監獄辦理暫予監外執行程序規定》等制度,進一步嚴密了監獄刑罰執行制度體系。

——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截至2016年底,全國司法行政戒毒場所收治的戒毒人員有25萬余人。切實加強對戒毒人員的戒毒醫療、教育矯治和康復訓練。全系統共有醫療機構343個。戒毒人員法律道德教育和禁毒常識教育接受率達100%,職業技能培訓接受率達87.2%,心理咨詢接受率達95.5%。加強戒毒場所的安全衛生工作,全年未發生毒品流入、安全生產和衛生防疫事故。

——社區矯正和安置幫教工作。2016年,全國新接收社區矯正對象48.6萬人,解除社區矯正對象49.8萬人。截至年底,全國共建立社區矯正教育基地9353個,社區服務基地25204個,就業基地8216個;全國98%的地(市、州)和縣(市、區)司法局均成立了社區矯正工作機構。全國從事社區矯正工作的社會工作者8.3萬人,社會志愿者69萬人;全國各地共建立縣(區)社區矯正中心1560個。各級安置幫教機構2016年共銜接刑滿釋放人員58.2萬人,安置54.6萬余人,幫教57萬余人。截至2016年底,全國建設以政府投入為主過渡性安置基地共273個,依托企業建立基地10326個。

——法律服務和法律援助工作。截至2016年底,全國共有執業律師32.8萬多名,律師事務所2.6萬多家,全國律師全年共辦理各類訴訟案件354萬余件,非訴訟法律事務84萬多件。2016年,新任命公證員710名,免去公證員124名。截至年底,全國共有公證員1.3萬多名。全國公證機構全年共辦理公證事務1399萬余件。2016年,全國共辦理法律援助案件130多萬件,提供法律咨詢802萬人次。

——人民調解工作。截至2016年底,全國共有人民調解組織78.4萬個,人民調解員385.2萬名,全年共排查矛盾糾紛301.4萬次,調解各類矛盾糾紛901.9萬件,調解成功率97.5%。其中,設立行業性、專業性人民調解組織45萬個,人民調解員8.7萬人,化解行業、專業領域矛盾糾紛140.2萬件。

——國家司法考試和司法鑒定工作。2016年,全國共有43.8萬余人參加國家統一司法考試。開展對司法鑒定工作人員相關培訓,全國6000多名法醫臨床鑒定人參加培訓考試,31個省(區、市)的司法鑒定管理干部和司法鑒定人完成了多種形式的培訓。籌建國家資質認定司法鑒定行業評審組,會同國家認監委、國家認可委新培訓50名認證認可評審員。開展司法鑒定機構能力驗證活動,全國31個省(區、市)的2051家鑒定機構共參加能力驗證6060項(次),總體通過率為87%。截至2016年底,全國經司法行政機關審核登記在冊的司法鑒定機構1772個,鑒定人22601名,年鑒定業務量達到50.52萬件。

四、關于司法體制改革

2016年,中國縱深推進司法體制改革,進一步完善改革主體框架,提升司法公信力,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推動中央重大決策部署落地生根。

(一)改革主體框架基本確立

2016年,以司法責任制為核心的司法權力運行機制改革,以司法人員分類管理為標志的司法管理體制改革,以審判為中心、認罪認罰從寬、司法公開為重點的訴訟制度改革,以立案登記制、異地辦理居民身份證為代表的便民利民改革等具有“四梁八柱”性質的改革主體框架基本確立。

——司法責任制改革配套政策基本到位。一是在落實司法責任制方面,出臺《省以下人民法院內設機構改革試點方案》《省以下人民檢察院內設機構改革試點方案》《關于建立法官、檢察官懲戒制度的意見》。二是在完善職業保障制度方面,出臺《法官助理、檢察官助理和書記員職務序列改革試點方案》《保護司法人員依法履行法定職責的規定》《法官檢察官工資制度改革試點實施辦法》。三是在完善人員分類管理制度方面,出臺《關于建立法官檢察官逐級遴選制度的意見》《從律師和法學專家中公開選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檢察官的意見》,拓寬司法人員選任渠道,規范選任機制。

——訴訟制度改革主體框架基本建立。一是出臺《關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嚴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審查、運用證據,發揮庭審在查明事實、認定證據、保障訴權、適用法律方面的實質性作用,從制度上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二是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開展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試點,對自愿認罪認罰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實體上從寬、程序上從簡,提高司法效率,減少社會對抗。三是完善權力運行和監督制約機制,出臺《深化公安機關執法規范化建設的意見》《建立司法鑒定管理與使用銜接機制的意見》《跨部門的地方涉案財物集中管理信息平臺實施方案》,規范公安機關執法行為,規范司法鑒定委托與受理,落實鑒定人出庭作證,加強對涉案財物的管理。四是深化律師制度改革,印發《關于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關于進一步加強律師協會建設的意見》,在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同時,劃定律師行為“紅線”,強化律師行業自律。五是深化司法公開,制定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規定、庭審網絡直播操作流程,建立訊問錄音錄像制度和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扎實推進人民監督員制度改革,拓寬人民群眾有序參與司法渠道。六是推進案件繁簡分流、訴調對接,出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推進案件繁簡分流優化司法資源配置的若干意見》,深化訴訟程序、裁判文書和事務性工作繁簡分流,提高訴訟效率。

——便民利民改革舉措不斷豐富完善。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南京、鄭州、重慶、西安增設4個巡回法庭,完成巡回法庭設立總體布局,進一步下沉審判重心,方便群眾訴訟。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于人民法院進一步深化多元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意見》《關于人民法院特邀調解的規定》,司法行政機關出臺《關于發展涉外法律服務業的意見》《軍人軍屬法律援助工作實施辦法》《關于社會組織參與幫教刑滿釋放人員工作的意見》《關于進一步加強社區矯正工作的意見》《關于推進行業性、專業性人民調解工作的指導意見》,為群眾提供更多高效便捷的糾紛解決方式。

(二)改革逐步落地生根

——抓住關鍵事項,夯實改革基礎。2016年初,在全國全面推開司法責任制改革試點。7月,在吉林長春召開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進一步完善員額制、司法責任追究、司法人員職業保障以及省以下地方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等方面政策措施。截至年底,全國法檢機關均開展司法責任制改革試點。

——堅持科學導向,確保改革質量。一是著眼于提升專業化職業化水平推進員額制改革,突出辦案業績和能力科學公正開展遴選,建立員額退出機制。二是著眼于提升辦案質量效率落實司法責任制,建立權力清單,科學組建辦案團隊,運用制度機制、現代科技、案例指導等辦法,推動管理監督從個案審批、文書簽發轉向全院全員全過程的質量效率監管,確保“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司法責任制落地生根。

——注重統籌協調,強化系統集成。一是在推進司法責任制改革過程中,同步推進內設機構改革,解決各地特別是基層法院檢察院“官多兵少”、職能重疊的問題,整合力量資源,推動中層業務骨干入額后回歸一線辦案。二是配套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認罪認罰從寬等訴訟制度改革,推進繁簡分流,完善小額程序、速裁程序、簡易程序、普通程序相配套的多層次訴訟制度體系,努力實現訴訟程序多樣化、精細化,發揮改革的整體效能。三是在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同時,探索認罪認罰從寬改革試點,在更高層次上實現公正與效率的統一、打擊犯罪與保障人權的統一。

——強化督促檢查,推動落地生根。一是開展專項督察。2016年,中央改革辦對湖北、安徽等部分省市的司法體制改革工作進行督察。中央政法委會同“兩高”對吉林、重慶、河北、山東等10省區開展了兩輪督察。同時,最高人民法院對北京、上海、河南、山西等28個省(區、市)的司法責任制及其相關配套改革開展了督察。針對督察中發現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年底在昆明召開的全國法院司法責任制改革督察推進會,對相關問題做了集中通報,并要求各地認真對照查擺問題、加強整改。二是開展第三方評估。中國法學會、中國政法大學分別開展司法體制改革第三方評估,客觀評估進展成效,查找問題,提出對策建議。

(三)改革成效逐步顯現

——司法隊伍專業化職業化水平顯著提高。通過實行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法院檢察院人員管理模式不符合司法職業特點、業務骨干脫離辦案一線等問題得到根本破解,法院檢察院隊伍結構進一步優化,司法人力資源配置向辦案一線下沉,作為辦案核心的法官檢察官隊伍“瘦身提質”。改革后,一線辦案力量增加20%左右,85%以上司法人力資源配置到辦案一線。

——符合司法規律的司法管理體制和權力運行機制不斷完善,辦案質量效率顯著提升。法官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進一步確立。上海、浙江、青海等地由法官、合議庭直接裁判的案件達到98%以上,由檢察官審查決定的公訴案件占90%以上。2016年,全國法院人均結案數、當庭宣判率上升,上訴率、發回改判率下降,全國法院2016年審結案件1979.5萬件,同比上升18.33%,一審服判息訴率達88.93%。

五、關于人權的法治保障

2016年,中國繼續加大各項人權保障力度,人民生活水平和質量進一步提高,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得到有效加強,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得到切實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事業邁上新臺階。

(一)生命健康權保障

——制定《“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綱要明確全民健康是建設健康中國的根本目的,要立足全人群和全生命周期兩個著力點,提供公平可及、系統連續的健康服務,做好婦女兒童、老年人、殘疾人、低收入人群等重點人群的健康工作,強化對生命不同階段主要健康問題及主要影響因素的有效干預,惠及全人群、覆蓋全生命周期,實現更高水平的全民健康。綱要圍繞健康影響因素(包括遺傳和心理等生物學因素、自然與社會環境因素、醫療衛生服務因素、生活與行為方式因素),提出普及健康生活、優化健康服務、完善健康保障、建設健康環境、發展健康產業等五個方面的戰略任務以及健康中國“三步走”的目標:“2020年,主要健康指標居于中高收入國家前列”,“2030年,主要健康指標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2050年,建成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相適應的健康國家”。

——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1月,國務院出臺《關于整合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意見》,明確整合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6月,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扶貧辦等15個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實施健康扶貧工程的指導意見》,提出加大健康扶貧工作力度,到2020年實現貧困地區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和規范健康醫療大數據應用發展的指導意見》,從夯實應用基礎、全面深化應用、規范和推動“互聯網+健康醫療”服務、加強保障體系建設等方面部署了14項重點任務和重大工程。7月,國家發改委、國家衛生計生委、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印發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意見的通知》,要求推進醫療服務價格分類管理,明確公立醫療機構提供的基本醫療服務實行政府指導價。11月,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出臺《關于進一步推廣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經驗的若干意見》,提出建立 “三醫”(醫療、醫保、醫藥)聯動工作機制、健全公立醫院運行新機制、加強對醫療服務的外部制約、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加快分級診療制度建設、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等8個方面推動醫療改革縱深發展的措施。

——加強食品安全監管。2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布2015年食品安全監督抽檢情況,在全國范圍內組織抽檢的172310批次食品樣品中,檢驗不合格樣品5541批次,樣品合格率96.8%,食品安全整體形勢穩中趨好。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2016年食品安全重點工作安排》,提出健全法規標準,突出源頭嚴防、過程嚴管、違法嚴懲,加快完善統一權威監管體制。

(二)戶口登記與戶籍制度改革

——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意見》,要求進一步完善戶口登記政策,禁止設立不符合戶口登記規定的任何前置條件,加強戶口登記管理,切實保障每個公民依法登記一個常住戶口,努力實現全國戶口和公民身份號碼準確性、唯一性、權威性的目標。意見規定了不符合計劃生育政策的無戶口人員、未辦理《出生醫學證明》的無戶口人員、未辦理收養手續的事實收養無戶口人員及其他無戶口人員辦理戶口登記辦法。

——截至2016年9月,全國31個省(區、市)均已根據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陸續出臺戶籍制度改革方案,全部取消農業戶口,城鄉二元戶籍制度成為歷史。10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提出在“十三五”期間,加速破除城鄉區域間戶籍遷移壁壘,進一步健全配套政策體系,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年均提高1個百分點以上,年均轉戶1300萬人以上,到2020年全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提高到45%,各地區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差距比2013年縮小2個百分點以上。

(三)建立完善社會保障制度

——2月,國務院印發《關于進一步健全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制度的意見》,提出要以解決城鄉特困人員突出困難、滿足其基本需求為目標,堅持政府主導,發揮社會力量作用,在全國建立起城鄉統籌、政策銜接、運行規范、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制度。

——7月,國家衛計委、國家發改委、民政部、財政部等7部委發布《關于做好2016年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各地提高大病保險籌資水平,2016年城鄉居民基本醫保財政補助人均新增40元中的10元用于大病保險,鼓勵地方探索向困難群體適當傾斜的具體辦法,對包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特困人員和低保對象等在內的城鄉貧困人口實行傾斜性支付政策。

——9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關于做好農村低保制度與扶貧開發政策有效銜接的指導意見》,指出要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通過農村低保制度與扶貧開發政策的有效銜接,形成脫貧攻堅合力,對符合低保標準的農村貧困人口實行政策性保障兜底,確保到2020年現行扶貧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四)受教育權保障

7月,國務院印發《關于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要求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加快縮小城鄉教育差距,促進教育公平,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意見提出加快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學校建設標準統一、教師編制標準統一、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統一、基本裝備配置標準統一和“兩免一補”政策城鄉全覆蓋,到2020年,城鄉二元結構壁壘基本消除,義務教育與城鎮化發展基本協調;城鄉學校布局更加合理,大班額基本消除,學校標準化建設取得顯著進展,城鄉師資配置基本均衡,鄉村教師待遇穩步提高、崗位吸引力大幅增強,鄉村教育質量明顯提升,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5%,縣域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和城鄉基本公共教育服務均等化基本實現。

(五)兒童權利保障

——2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指出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是各級政府的重要職責,也是家庭和全社會的共同責任。要以促進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不斷健全法律法規和制度機制,強化家庭監護主體責任,加大關愛保護力度,逐步減少兒童留守現象,確保農村留守兒童安全、健康、受教育等權益得到有效保障。

——2月,民政部成立未成年人(留守兒童)保護處,職責是建立完善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機制和服務體系,全面摸底排查、完善農村留守兒童信息管理,鏈接社會救助、社會福利、社會組織、社區建設、社會工作等民政優勢資源,建立未成年人保護領導協調機制和部門聯動協作機制,推動實現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和司法保護的有序銜接。4月,民政部等27個部門建立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統籌協調全國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

——6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針對困境兒童面臨的突出困難和保障工作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加強困境兒童分類保障,建立健全困境兒童保障工作體系。

(六)殘疾人權利保障

——7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加快殘疾人小康進程規劃綱要》,要求各地區要制定當地殘疾人事業“十三五”規劃或加快殘疾人小康進程規劃,并將綱要的主要任務指標納入當地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總體規劃。各級政府殘疾人工作委員會及相關部門要對綱要執行情況進行督查、監測和跟蹤問效。

——9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家殘疾預防行動計劃(2016—2020年)》,提出在未來5年內,通過有效控制出生缺陷和發育障礙致殘、防控疾病致殘、減少傷害致殘等具體行動,有效減少和控制我國人口從出生到老年每個階段的殘疾發生、發展。加強安全生產監管、道路交通安全管理、食品藥品安全監管以及環境保護、污染治理,增強防災減災能力等,以減少傷害致殘。這是我國首個在殘疾預防領域的國家級規劃。

(七)司法程序中的人權保障

——保障訴訟當事人權利。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規定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向檢察機關申請進行羈押必要性審查,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不需要羈押的,將建議辦案機關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4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修改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法庭規則》,明確在押被告人或上訴人出庭受審時不著監管機構的識別服,一般情況下不得對被告人或上訴人使用戒具。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聯合印發《關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明確要求完善訊問制度,防止刑訊逼供,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嚴格要求在規范的訊問場所訊問犯罪嫌疑人,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對訊問過程全程同步錄音錄像,逐步實行對所有案件的訊問過程全程同步錄音錄像。

——完善司法賠償、救助制度。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頒布《關于辦理刑事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界定了刑事賠償內涵,明確了屬于終止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侵犯財產權的情形、特定情形下逾期申請賠償的受理、違法刑事拘留和再審無罪賠償的范圍,明確了免責條款適用、明確賠償法律關系主體、合理確定賠償標準、規范賠償金計算的時間標準、明確賠償決定效力等內容。9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審理民事、行政訴訟中司法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將精神損害賠償首次引入非刑事司法賠償領域,完善了國家賠償法精神損害的適用范圍。7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印發《人民檢察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細則(試行)》,明確檢察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是檢察院在辦理案件過程中,對遭受犯罪侵害或者民事侵權,無法通過訴訟獲得有效賠償,生活面臨急迫困難的當事人采取的輔助性救濟措施,并規定了檢察院應當予以救助的七類具體情形。

——規范警察權力。1月,公安部發布修訂后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規定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錯案,不受執法過錯責任人單位、職務、職級變動或者退休的影響,終身追究執法過錯責任。

六、關于知識產權保護

(一)知識產權立法

推進專利法修訂工作,《專利法修訂草案》向全社會征求意見。完善專利部門規章,起草《專利審查指南修改草案》并公開征求意見,推進《專利優先審查管理辦法》《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等規章的修改工作,制定《專利收費減繳辦法》。

推進反不正當競爭法修訂工作,《反不正當競爭法修訂草案》向全社會征求意見。

推進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改,完成《著作權法修訂草案》起草工作。制定《正版軟件管理工作指南》《軍用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工作暫行規則》等規章。

(二)知識產權審核登記

——專利方面。2016年,我國專利申請受理量346.5萬件,同比增長23.8%。其中,發明專利申請133.9萬件,實用新型專利申請147.6萬件,外觀設計專利申請65萬件。依據《專利合作條約》,全年共受理國際申請44992件,同比增長47.3%。全年審結專利申請231萬件,同比增長11%。其中,發明專利審結67.5萬件。

全年共授權發明專利40.4萬件,同比增長12.5%;授權實用新型專利90.3萬件,同比增長3.1%;授權外觀設計專利44.6萬件,同比下降7.6%。

——商標方面。2016年,我國商標注冊申請量369.1萬件,同比增長28.4%。全年商標注冊審查量311.1萬件,同比增長33%。

2016年,我國核準注冊地理標志集體商標、證明商標389件,累計核準注冊地理標志集體商標、證明商標3373件。

2016年,國內申請人馬德里商標申請量3015件,同比增長29.8%,首位居馬德里體系第五;外國申請人指定我國馬德里商標國際申請量21238件,繼續位居馬德里體系第一位。

——著作權方面。2016年,我國著作權登記總量達200.76萬件,同比增長22.33%。其中,作品登記159.96萬件,同比增長18.65%;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約41萬件,同比增長39.48%。

(三)知識產權行政執法

——2016年,我國專利行政執法辦案總量48916件,同比增長36.5%。其中,專利糾紛案件首次突破2萬件,達20859件。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辦案量13123件,同比增長71.4%。展會專利執法辦案量2860件,同比增長2.4%。

——持續對侵權假冒違法行為保持高壓打擊態勢。2016年,全國各級工商、市場監管部門共查處仿冒、侵犯商業秘密等侵犯知識產權不正當競爭案件5710件,案值1.1億元,罰沒金額5827萬元。加強對地方商標行政執法工作的指導,繼續開展保護“迪士尼”商標專用權行動。組織開展2016網絡市場監管專項行動,共檢查網站、網店191.8萬個次,責令整改網站1.95萬個次,查處網絡違法案件1.34萬件。

——打擊各類侵權盜版行為。在打擊網絡文學侵權盜版、APP侵權盜版、網絡廣告聯盟等專項整治行動中,共查處行政案件514件,行政罰款467萬元,關閉網站290家,移送司法機關刑事處理33件,涉案金額2億元。2016年,各級版權執法監管部門共立案查辦案件1033件,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71件,搗毀盜版窩點181個,案件信息公開705件。

——深入推進軟件正版化工作,加強軟件正版化督促檢查,積極開展國產軟件應用試點。2016年,組織10個督查組隨機抽查32家中央和國家機關、10個省(區、市)的60家省級機關、20家國有企業、20家金融機構的1316臺計算機,實現對中央和國家機關軟件正版化工作檢查全覆蓋。

(四)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

2016年,各級法院審結一審知識產權案件146664件,其中,知識產權一審民事案件131813件,行政案件6250件,刑事案件8601件。一是創新工作機制,服務和保障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實施,大力推進北京、上海、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建設,籌劃設立南京、蘇州、武漢、成都四個知識產權專門審判機構。二是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主導作用。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全國法院推進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刑事案件審判“三合一”工作的意見》,召開全國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工作座談會暨全國法院知識產權審判“三合一”推進會。三是樹立我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良好形象。舉辦2016年全國知識產權宣傳周活動,發布《2015年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白皮書,公布2015年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典型案例。公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制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制訂《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綱要(2016-2020)》。

七、關于生態文明法治建設

(一)生態文明立法

——出臺一批指導性文件。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關于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意見》《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生態文明建設目標評價考核辦法》《關于劃定并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的若干意見》《自然資源統一確權登記辦法(試行)》等指導性文件。4月,環保部下發《關于積極發揮環境保護作用促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指導意見》,要求各省級環保部門加大環境監管力度,積極促進淘汰落后產能和化解過剩產能。9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和環境保護部出臺《關于培育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主體的意見》,明確加快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主體的培育,推進環境保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制定、修改、廢止一批環境資源領域法律、地方性法規和規章。2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深海海底區域資源勘探開發法》,對我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其他國家管轄范圍以外海域從事深海海底區域資源勘探、開發活動作出規范。3月,環境保護部公布《放射性物品運輸安全監督管理辦法》。7月,十二屆全國人大會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通過《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節約能源法>等六部法律的決定》。7月,環保部公布《關于廢止部分環保部門規章和規范性文件的決定》,對10件部門規章和121件規范性文件予以廢止。11月,環境保護部公布《建設項目環境影響登記表備案管理辦法》。

同時,各地也積極制定、修改了一批地方性法規,如:《湖北省土壤污染防治條例》是我國第一部土壤污染防治的地方性法規,上海市修訂了《上海市環境保護條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修訂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環境保護條例》,天津市頒布了《天津市水污染防治條例》,吉林省頒布了《吉林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等。

——締結和參加一批國際環境條約。4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會第二十次會議批準《關于汞的水俁公約》。7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批準《〈關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新增列六溴環十二烷修正案》。9月,我國正式成為《〈生物多樣性公約〉關于獲取遺傳資源和公正公平分享其利用所產生惠益的名古屋議定書》締約方,標志著我國生物產業進入惠益共享時代,生物遺傳資源監管工作邁入法治軌道。10月,中國政府代表團出席在盧旺達基加利召開的《關于消耗臭氧層物質的蒙特利爾議定書》第28次締約方會議,在達成限控溫室氣體氫氟碳化物(HFCs)修正案上發揮了積極作用。

——出臺一批環境資源技術規范。2016年,環境保護部共發布59項國家環境保護標準。截至2016年底,我國現行有效的環境保護標準共計1732項。此外,環保部會同中科院編制和發布了《中國自然生態系統外來入侵物種名單(第四批)》,聯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安部發布《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16版),印發《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技術指南總綱》等,并在吉林等7省(市)開展改革試點。

5月,中科院和環保部聯合發布2016年度《中國生物物種名錄》。2016年度《中國生物物種名錄》收錄了中國已知物種及種下單元數86575種,其中動物界35905種、植物界41940種、細菌界469種、色素界2239種、真菌界3488種、原生動物界1729種、病毒805種。

(二)生態文明執法

——制定一批環境資源規劃。1月,環境保護部發布《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管理規程(試行)》和《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縣、市指標(試行)》,強調要進一步規范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創建工作,促進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規劃、申報、技術評估、考核驗收、公示、公告及監督管理等工作科學化、規范化、制度化。2月,環境保護部審議通過《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建設方案實施計劃(2016—2020年)》,明確全面完成1436個國控環境空氣質量監測城市站監測事權上收任務。5月,國務院印發《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對土污染防治問題分別提出2020年、2030年和2050年的分階段性總目標。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旅游局聯合印發《全國生態旅游發展規劃(2016—2025年)》。12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提出2020年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的目標,確定打好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的三大戰役、七項主要任務和五個方面保障措施,以及為實現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目標的約束性和預期性指標。

——深化環境相關制度改革。11月,國辦印發《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實施方案》,明確到2020年完成覆蓋所有固定污染源的排污許可證核發工作,建立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實現“一證式”管理。12月,環境保護部印發《排污許可證管理暫行規定》,規范排污許可證申請、審核、發放、管理等程序。

2016年,我國啟動環境監管體制改革,設置水、大氣、土壤三個環境管理司。9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啟動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體制改革。

——加強環境信息公開。3月,國家海洋局公布2015年《中國海平面公報》與《中國海洋災害公報》。《中國海平面公報》顯示,1980年至2015年,我國海平面變化總體趨勢為波動上升,年上升速度為3毫米,高于同期全球平均水平。《中國海洋災害公報》顯示,2015年,我國海洋災害總體災情偏輕,各類海洋災害共造成直接經濟損失72.74億元,死亡(含失蹤)30人。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2016年政務公開工作要點》,要求加大全國重點區域及主要城市空氣質量信息公開,推動集中式生活飲用水水源水質監測信息公開,推進重點排污單位依法向社會公開其產生的主要污染物名稱、排放方式、排放濃度和總量、超標排放情況,以及污染防治設施的建設和運行情況。5月,環保部公開2016年一季度污染物排放嚴重超標的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名單,涉及19省(區)的75家企業。7月,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會同31個部門印發《關于對環境保護領域失信生產經營單位及其有關人員開展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并將一批環境行政處罰信息納入“全國信用共享平臺”。

2016年,全部省級、地市級環保部門在政府門戶網站設立“環境違法曝光臺”等信息公開專欄。各省級環保部門全部在門戶網站公開國家重點監控企業自動監控數據。環境保護部按季向社會公布嚴重超標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名單。

——環境保護督察。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對河北省、內蒙古、北京、上海等18個省(區、市),開展環境保護督察工作,全年共受理群眾舉報案件3.3萬余件,立案處罰8500余件、罰款4.4億多元、問責6454人。全國共有21個省(區、市)出臺省級環保督察方案,20多個省(市、區)成立環保督察機構。

——查處環境違法行為。2016年,全國共排查違法違規建設項目64.7萬個,完成清理整頓61.8萬個;排查出“十小”企業2641家,取締2465家。2016年,全國實施按日連續處罰案件974件,實施查封扣押案件9622件,實施限產停產案件5211件,移送行政拘留案件3968起,移送涉嫌環境污染犯罪案件1963件。

(三)生態文明司法

——制定一批環境資源司法文件。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人民檢察院提起公益訴訟試點工作實施辦法》,明確檢察機關如何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和行政公益訴訟。2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審理人民檢察院提起公益訴訟案件試點工作實施辦法》,規定如何受理人民檢察院提起的民事公益訴訟和行政公益訴訟。6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與綠色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明確環境資源審判工作的指導思想、總體要求、審理原則和案件類型,強調以現代環境司法理念為引領,按照審判專業化要求,探索建立專門機構,創新審判體制機制,研究特別審理規則,加強理論實證研究,建設專業審判團隊,深化司法公開和國際交流,不斷提升服務、保障生態文明建設與綠色發展的能力水平。10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印發《關于全面履行檢察職能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意見》,對懲治破壞環境資源和危害生態安全方面的犯罪作出專門規定。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修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進一步明確污染環境罪定罪量刑的具體標準,非法處置進口的固體廢物罪、擅自進口固體廢物罪、環境監管失職罪定罪量刑的具體標準,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具體適用等。

——審理一批環境資源案件。2016年,全國法院共審結環境資源刑事案件1.89萬件,環境資源民事案件8.47萬件,環境資源行政案件2.91萬件。全國檢察機關共起訴破壞環境資源犯罪29173人。最高人民檢察院部署開展“破壞環境資源犯罪專項立案監督活動”,建議監管部門移送涉嫌犯罪案件2016件,掛牌督辦張百鋒等人偷排廢酸案等22起重大案件。最高人民檢察院推廣福建、貴州、江西、重慶等地做法,探索“專業化法律監督+恢復性司法實踐+社會化綜合治理”生態檢察模式,推動環境治理、生態修復。自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2015年1月1日實施以來,截至2016年底,全國法院共受理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一審案件112件,二審案件54件,一審案件審結54件,二審案件審結10件。7月,山東德州法院審結新環境保護法施行后,人民法院受理的首例京津冀及其周邊地區大氣污染公益訴訟案件,判令被告賠償2198萬余元用于大氣環境質量修復。

——推進環境司法改革。截至2016年底,全國法院共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合議庭或者巡回法庭559個,17個高級人民法院設立了專門環境資源審判機構,福建、貴州、江蘇、云南、重慶等地法院構建了涵蓋三級法院的環境資源審判專門化體系。

有序推進環境資源跨區劃案件管轄制度和環境資源案件歸口審理模式。貴州、江蘇、湖北、廣東、河北、青海、新疆、北京、海南等地法院對污染環境或者破壞生態、損害后果跨行政區劃以及環境公益訴訟等其他類型的環境資源民事案件實行跨行政區劃集中管轄。逐步推進京津冀、三江源、長江流域等重點區域環境資源案件的集中管轄、專門管轄和提級管轄機制,促進重點區域環境質量的持續改善。

——加強環境資源司法政策指引。3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第二批10起環境保護行政案件。7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礦業權民事糾紛典型案例10起;同月,發布《中國環境資源審判》。9月,召開京津冀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聯席會議,簽署《北京、天津、河北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協作框架協議》。9月,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設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重大部署的意見》。

——強化環境司法理論研究。建立環境資源理論研究基地、環境損害鑒定研究基地和環境資源審判實踐基地,組織召開“環境權益與民法典的制定”“環境區域治理中的司法問題”“綠色司法的理論與實踐”“環境損害司法認定研討會”等主題學術探討會,保持與學術界的密切互動。

——推進環境司法國際合作。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舉辦氣候變化司法應對國際研討會,與法國、巴西等國召開雙邊高層環境司法研討會,組派中國法官代表團出席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的第一屆世界環境法大會,進一步增強了中國與世界各國環境司法的溝通與交流。

八、關于法治宣傳、法學教育和法學研究

(一)法治宣傳

——“七五”普法規劃全面啟動。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轉發《中央宣傳部、司法部關于在公民中開展法治宣傳教育的第七個五年規劃(2016-2020年)》。全國各省(區、市)部署了“七五”普法規劃。50多個部門行業印發了本系統的“七五”普法規劃。成立了“七五”普法講師團,在中青年法學骨干、中央政法機關領導干部中遴選了43名“七五”普法講師團成員。

——3月,中組部、中宣部、司法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聯合印發《關于完善國家工作人員學法用法制度的意見》,提出健全完善黨委(黨組)中心組學法制度、健全完善日常學法制度、加強法治培訓、堅持依法決策、嚴格依法履職、完善考核評估機制等六方面的重點措施。6月,教育部、司法部、全國普法辦出臺《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綱》,提出普及法治知識、養成守法意識,規范行為習慣、培育法治觀念,踐行法治理念、樹立法治信仰的青少年法治教育總體目標,規定將必要的法律常識納入不同階段學生學業評價范疇,在中、高考中適當增加法治知識內容,將法治素養作為學生綜合素質的重要組成部分。

——組織開展國家憲法日宣傳活動。11月,中宣部、司法部、全國普法辦聯合下發《關于開展2016年“12 4”國家憲法日集中宣傳活動的通知》,部署主題為“大力弘揚法治精神,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學習宣傳憲法黨內法規系列活動。12月,中宣部、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司法部等聯合召開2016年“12 4”國家憲法日座談會;司法部、全國普法辦、中央電視臺聯合舉辦“12 4”國家憲法日特別節目“憲法的精神、法治的力量—CCTV2016年度法治人物頒獎禮”,司法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全國普法辦聯合開展第13屆全國法治動漫微電影征集展播活動和以“學習法律知識,培育法治信仰”為主題的第10屆全國百家網站和微信公眾號法律知識競賽。各地區、各部門、各行業,精心組織了一系列有特色的憲法宣傳和教育活動。

——建立媒體公益普法制度。2016年,中宣部、中央網信辦、司法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國普法辦聯合印發《加強新聞媒體和互聯網公益普法宣傳工作方案》,安徽等省陸續出臺關于加強媒體公益普法宣傳的規范性文件,建立公益普法工作聯席會議制度、公益普法主流媒體名單制度、公益普法備案制度、公益普法考評機制等。新媒體新技術在普法中得到廣泛運用,中國普法微信公眾號訂閱用戶數約80萬,中國普法兩微一端總粉絲人數超600萬。以中國普法兩微一端為龍頭,整合全國普法新媒體,集體入駐今日頭條和一點資訊客戶端,形成“全國普法新媒體矩陣”。

——繼續組織實施“百名法學家百場報告會”活動。2016年,“雙百”活動在面向各級領導干部的同時,進一步加大了進高校的力度,圍繞“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法治建設的重要思想”“貫徹五大發展理念的法治保障”“把經濟社會發展納入法治軌道”“深入推進依法行政,加快建設法治政府”“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依法維護國家安全”“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等6個方面專題組織知名專家學者集體備課并進行宣講。全國各地共舉辦“雙百”報告會2893場,直接聽眾達118萬余人次。

——繼續開展“青年普法志愿者法治文化基層行”活動。2016年,各級地方法學會按照中國法學會工作部署,開展了一系列主題鮮明、獨具特色、效果明顯的普法宣傳活動。宣傳陣地在“六進”的基礎上擴展到部隊營區、交通樞紐、商貿集市等新領域,受眾群體由基層干部、農民、市民、學生、員工常態群體延伸至現役軍人、殘疾人、外籍常住人員等特殊群體。全年共組織法治宣傳活動21.2萬場次,發放普法材料3000多萬冊(頁),法律服務11萬多場次,受教育群眾達5500多萬人,覆蓋全國1876個縣(市、區)。

——深入開展多層次多形式法治創建活動。各地深化法治城市、法治縣(市、區)創建活動,推進區域社會治理制度化、法治化。深化基層組織依法治理,大力開展民主法治示范村(社區)創建活動,推進基層民主法治建設。各部門、行業深化依法治理,廣泛開展“依法行政示范單位”、“文明執法示范窗口”、“誠信守法企業”、“依法治校示范校”創建活動,推進依法行政、依法辦事、依法管理。

(二)法學教育

——跨部門培養法治人才。5月,最高人民檢察院舉行第四批掛職法學專家座談會,遴選5位法學教授到最高人民檢察院掛職。6月,教育部在全國范圍內推廣西北政法大學“送出去”“請進來”及“攜起手”等法治人才合作培養機制。10月,最高人民法院面向全國高等院校、科研機構接收法律研修學者,接收50名法律實習生。12月,高等學校與法律實務部門人員互聘“雙千計劃”2016年度入選人員名單確定,共有223位法律實務部門專家及219位高校教師入選。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自2016年起開始獨立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員。

——法律碩士教育改革。1月,第九屆法律碩士教育論壇在北京召開,主題為“法治人才培養機制創新與法律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6月,全國法律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指導委員會法律碩士教學案例庫第二批案例評審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共征集教學案例118個,入庫44個。7月,法律碩士實踐教學專題培訓班舉行。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出臺法律碩士培養改革方案(2016-2019),提出優化招生比例和方向、加強課程題庫建設、完善獎學金制度以及實習就業保障等舉措。西南政法大學設立中國仲裁學院,通過在法律碩士中設立仲裁方向等學歷教育培養高端應用型人才。

——法學教育主題研究和學術研討日益繁榮。5月,第三屆全國法學教育高端論壇暨亞太法學院院長論壇在北京召開,研討主題包括英語法律教育、變革中的法律職業和法學院等。7月,教育部高校法學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中國法學會法學教育研究會2016年年會暨“新發展理念與法學教育改革”論壇召開,圍繞法律職業共同體建設、西部法治發展、模擬法庭建設等進行了深入討論。10月,第七屆海峽兩岸法學院校長論壇舉行,海峽兩岸近60所高校的校長、法學院院長等百余專家學者,圍繞法學學科建設與人才培養等相關問題進行了探討。10月,第五屆中澳法學院院長會議在西澳大利亞大學法學院召開,中方14名法學院院長與澳大利亞30多名法學院院長共同就“中澳法學教育的最新發展和政策”“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對法學教育的影響”“如何促進法學教育中的跨學科教學與研究”及“法學職業發展與法學教育”等問題展開研討。西北政法大學成立反恐怖主義法學院,首屆反恐方向博士通過博士學位論文答辯。上海政法學院“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國際司法交流合作培訓基地”建成,成為培訓司法和執法人員、培養法律專業研究生、推進國際司法交流合作等的重要平臺。

(三)法學研究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研究。2016年,中國法學會圍繞“十三五”規劃、六中全會精神等確定年度重點課題、“百名法學家百場報告會”宣講選題等,確定12項“研究闡釋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精神”重點專項課題。中國法學會董必武法學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研究會召開以“弘揚董必武法治精神、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創新發展”為主題的學術研討會。“中國法學會法治研究基地”首批認定反恐研究、南海政策與法律研究、東盟法律研究、法治發展與司法改革研究、公法研究、法治評估研究等6家。2016年,中國法學會組織編寫的《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創新和發展》正式出版。

——立法咨詢和立法理論研究。2016年,中國法學會召開37場咨詢會,就民法總則、慈善法、環境保護稅法等27部法律、8部行政法規和2部重要部門規章草案進行討論。3月,重慶市“2011計劃”協同創新中心地方立法評估學術研討會舉行,重點討論了地方立法的規律、效率和技術等問題。8月,第十一屆中國法學家論壇舉辦,主題為“民法典編纂:理論、制度與實踐”。10月,中國民法典編纂婚姻家庭編、侵權責任法編立法研討會召開。11月,中國法學會立法學研究會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立法理論與實踐”召開學術年會。12月,中國民法典編纂中的民商立法問題、合同法編立法問題高端論壇召開。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理論研究。2016年,中國法學會組織專家學者參與《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意見》起草、論證工作,對立案登記制改革等4項司法體制改革舉措開展第三方評估。7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2016年度檢察理論研究課題,共立項122項檢察司法理論課題。1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2016年度司法研究重大課題,共確定28個司法研究重大課題。12月,首屆新型司法智庫建設理論研討會在上海召開,全國首個省級司法智庫學會同時成立。

——南海問題法律研究。2016年,中國法學會積極組織專家學者圍繞“南海仲裁案”建言獻策,發表《關于菲律賓共和國單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的聲明》,支持指導海洋法學會聯合相關院校組建“海法研究方陣”,并圍繞“南海問題”設置系列重點研究課題,約請海洋法、國際法領域知名專家在相關媒體發表文章。3月,“海法研究方陣”第一屆海法高端論壇召開。6月,武漢大學聯合荷蘭萊頓大學舉辦“南海仲裁案與國際法治研討會”。7月,“南海仲裁案法律專家座談會”在北京召開。7月,“南海仲裁案的影響及應對學術討論會”在南京大學召開。12月,第二屆“海法高端論壇”在大連召開。

——法學各學科研究成果豐富。憲法學以法律體系的合憲性控制為重心,圍繞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憲法與法律的“立改廢釋”、重點領域立法的憲法基礎等問題展開研究。法理學研究突出法律全球化背景下的國家治理與制度建構問題。行政法學圍繞行政不作為法律問題、市場監管及其行政法問題、行政違法行為檢察監督問題、法治政府新課題等展開探討。民法學圍繞民法典編纂的理論與實踐主題展開研究。知識產權法學重點研究知識產權與民法典的關系、知識產權法院建設、互聯網與知識產權等問題。經濟法學圍繞“十三五”規劃、五大發展理念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經濟社會發展熱點等進行探討。商法學加強對部門商事法具體法制建設、金融法治的國際化等問題的研究。刑事訴訟法學圍繞“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主題展開研究。社會法學圍繞“經濟新常態、共享發展與社會法”等主題研究。刑法學重點對“刑法改革中刑法與行政法的關系”“恐怖主義犯罪的司法適用”“信息網絡犯罪的司法適用”等問題進行研討。國際經濟法學圍繞“國際經濟法與全球經濟治理”主題開展研討。中國法制史以“法制轉型與政治文明”為重點展開研究。外國法制史圍繞“民法典編纂的域外經驗借鑒”主題展開研究,等等。

九、關于國際交流與國際合作

2016年,中國積極參與有關國際立法活動,努力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法治化,加強國際反腐敗合作和司法協助,多層次多領域開展國際法治對話和法學交流,樹立了良好形象,取得了積極成果。

(一)努力推進國際反腐敗合作和司法協助

——4月,司法部與英國使館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共同在北京召開“反腐敗國際刑事司法協助研討會”,20多個國家和5個國際組織共約60人與會。

——9月,二十國集團(G20)杭州峰會就國際反腐敗合作達成重要共識。中國積極推動通過《二十國集團反腐敗追逃追贓高級原則》《二十國集團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并在華設立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高級原則》由中方起草,是繼2014年APEC《北京反腐敗宣言》以來中國在當前主要國際合作機制下主導通過的又一項反腐敗國際文件。《行動計劃》強調減少腐敗一直是G20的一項首要任務,并重申對《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履約審議機制的支持。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是第一個面向G20成員國開展相關研究工作的機構。

——在有關多邊場合積極倡導國際反腐敗合作。5月,中國代表團出席國際反腐敗倫敦峰會,并就“打擊腐敗”專題作大會發言,倡導國際社會進一步加強追逃追贓合作。5月,國際反貪局聯合會第九次年會暨會員代表大會在天津舉行,與會代表圍繞“反貪機構的未來:汲取經驗和規劃前景”的會議主題進行了充分交流,會議通過《天津宣言》。11月,中國代表團出席國際反腐敗學院第五次締約方會議,介紹中國在反腐敗方面所做努力和最新進展,并就學院發展提出具體工作建議。11月,我國(包括香港、澳門特區)接受《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第一周期審議報告執行摘要在聯合國網站公布,我國接受第一周期審議工作基本結束。12月,以“打擊腐敗,保障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為主題的2016金磚國家總檢察長會議在海南三亞召開。

——追逃專項工作。4月,“天網2016”行動啟動,中國與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加強執法合作,追逃“百名紅通人員”。9月,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反腐敗工作組第11次會議在美舉行。11月,“百名紅通人員”頭號嫌犯楊秀珠回國投案自首,楊秀珠歸案是中美反腐敗執法合作的重要成果。此外,中國與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有關部門密切合作,成功規勸多名“百名紅通人員”回國投案自首。

——締結有關司法協助條約。2016年先后與奧地利、比利時等國家就13項司法協助類條約進行談判,完成13項條約簽署工作,完成中國和塔吉克斯坦引渡條約、中國和馬來西亞刑協條約及中國和斯里蘭卡刑事司法協助條約的批準程序,完成中國和伊朗引渡條約、移管被判刑人條約互換批準書工作。9月,中國與加拿大正式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加拿大關于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的協定》。該協定是我國就追繳轉移到境外的犯罪所得對外締結的第一項專門協定。12月,中國與肯尼亞完成《刑事司法協助條約》和《引渡條約》談判并草簽文本。

——參加有關反腐敗國際研討活動。11月,中國監察部和國際反腐敗學院在云南共同舉辦中國—東盟反腐敗研討班,這是中國首個區域反腐敗合作項目,開辟了中國—東盟合作新領域,推動了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成果向國際社會的延伸。研討圍繞“反腐敗與可持續發展”主題,交流各國反腐敗經驗和挑戰,探討如何促進本地區反腐敗合作,共商通過反腐敗促進本地區可持續發展。

(二)積極參加有關國際立法活動

——國際海洋法方面。6月,中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6次締約國會議,強調《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爭端解決機制是不可分割的整體,各方應秉持《公約》的宗旨,善意、準確、完整理解和適用《公約》及其爭端解決機制,避免濫用或不當擴權,對于《公約》未予規定的事項,應繼續以一般國際法規則和原則為準據。12月,中國代表在第71屆聯大全會強調,應促進海洋法治,建立和維護公平合理的海洋秩序,并強調所謂“南海仲裁案”是無效的,沒有約束力,中國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所謂的“南海仲裁案”已經翻篇,中國將一如既往地做國際海洋法治的維護者,做和諧海洋秩序的構建者。

——氣候變化、極地法律方面。4月,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出席《巴黎協定》高級別簽署儀式,并代表中國簽署《巴黎協定》。5月,中國代表團出席第39屆南極條約協商會議并宣布將于2017年承辦第40屆南極條約協商會議。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杭州共同出席氣候變化《巴黎協定》批準文書交存儀式。習近平強調,中美兩國共同交存參加《巴黎協定》法律文書,展示了共同應對全球性問題的雄心和決心。國際社會應該以落實《巴黎協定》為契機,加倍努力,不斷加強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創新應對氣候變化路徑,推動《巴黎協定》早日生效和全面落實。10月,中國代表團出席第四屆北極圈論壇大會,闡述中國對北極合作的看法。

——國際刑法和反恐法方面。5月,中國代表團出席在維也納舉行的第25屆聯合國預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委員會會議,呼吁各國充分發揮聯合國在國際反恐合作中的主導作用,加強安全和反恐領域的國際合作,加強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和反腐敗領域的國際司法合作,拒絕為犯罪分子和犯罪資產提供“避風港”,加強對包括網絡犯罪、文化財產販運等各類新型犯罪調查研究,探索新的國際法律應對方式。10月,中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第八次締約方會議并發言,強調各國應充分利用公約開展引渡、司法協助和資產返還合作,建立一個適度、高效的履約審議機制,加強打擊網絡犯罪國際合作與立法等,以此加強打擊跨國犯罪務實合作。12月,中國代表在安理會加強國際反恐司法合作問題部長級公開會上的發言,強調各國應加強反恐行動法律層面合作,在全球和地區編織起反恐合作的“恢恢法網”,加強反恐立法、司法、執法合作,并應重點打擊利用互聯網從事恐怖主義活動,強化互聯網監管,追究恐怖活動肇事者責任。

——外空法方面。3月,中國與聯合國外空司簽署利用中國空間站開展合作框架協議。4月,中國代表在聯合國外空委法律小組委員會第55屆會議上強調,法治是確保外空用于和平目的和實現長期可持續發展的根本保障,任何國家的外空活動都應以外空條約、原則和宣言為指導,依法進行。國際合作是推進外空法治進程的重要手段,外空法治是切實開展國際合作的制度保障。9月,中國代表出席第10屆聯合國外空法研討會并做主旨發言,強調法治化是維護外空安全和可持續性的重要基礎,要與時俱進,不斷完善外空法和規則體系,穩步推進外空“軟法”制訂,并充分發揮其作用。

(三)積極推動政府間法治對話

——中俄聯合發表《中俄關于促進國際法的聲明》。6月,中俄兩國外長簽署發表《聲明》,這是中俄攜手共促國際法治的一次重要實踐,不僅在兩國歷史上尚屬首次,在國際關系中也是一次創新。《聲明》體現了安理會兩大常任理事國對國際法的堅定承諾,標志著兩國在國際法領域的溝通、協調與合作邁上了新的臺階,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增加了新的內涵。

——與歐洲、北美洲法治交流方面。4月,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訪問捷克,與捷克總檢察長共同簽署兩國檢察機關合作諒解備忘錄。5月,中國—中東歐國家最高法院院長會議在江蘇蘇州舉行,與會各國最高法院院長和大法官圍繞“全球信息化時代的司法”主題展開研討,會議通過《蘇州共識》。9月,中央政法委秘書長汪永清與加拿大總理國家安全顧問在北京共同主持首次中加高級別國家安全與法治對話,雙方確定了《對話職能范圍》,明確了對話結構和未來合作框架,并就反恐、網絡安全與打擊網絡犯罪、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執法事務、領事事務,以及司法與法治交流等領域的合作進行了深入磋商。11月,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舉行第十四次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

——上海合作組織框架下的對話活動。10月,出席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舉行的第四次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司法部長會議,強調應擴大交流,加強合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提供法律服務和保障。11月,司法部在浙江義烏舉辦上合組織成員國絲綢之路法律服務國際論壇。11月,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總檢察長會議簽署《會議紀要》,決定各成員國檢察機關要進一步開展打擊網絡恐怖主義的國際合作。

——亞非法協框架下的活動。5月,中國代表團出席在印度新德里舉行的第55屆亞非法協年會,呼吁亞非各國加大對該組織的支持和投入,進一步擴大其代表性和國際影響力,促進國際法治正義,同時加強團結協調,警惕任何針對亞非國家的濫用國際司法程序的行為。中國代表團還將就網絡空間國際法、海洋法、反暴力極端主義以及國際法委員會等議題與各國與會代表團進行深入討論。8月,外交部在北京舉辦“中國—亞非法協國際法交流與研究項目”第二期國際法培訓班。

——與東盟方面。11月,第十屆中國—東盟成員國總檢察長會議在老撾萬象舉行,會議以“加強國際合作,有效打擊跨國犯罪”為主題,把“販賣毒品”和“拐賣人口”作為核心關注點。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出席會議并表示,在新的起點上推動區域檢察深入合作,構建更為密切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條法司長磋商機制運行良好。1月,中俄外交部條法司長磋商,雙方圍繞海洋法及爭端解決、安理會“五常”及金磚國家條法司長磋商等機制等問題交換意見。3月,中德外交部條法司長磋商,雙方就海洋法、網絡空間國際法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3月,中澳外交部條法司長(法律顧問)磋商及司法執法合作磋商在堪培拉舉行,雙方圍繞海洋法、司法執法合作、國際人道法、南極合作等問題進行深入交流。6月,聯合國安理會“五常”外交部條法司長磋商在南京舉行,各方圍繞武力反恐與自衛權、域外管轄、國家豁免、海洋法、網絡空間國際法等議題交換意見。6月,中新(西蘭)首次法律對話及司法執法合作圓桌會在新西蘭惠靈頓舉行,雙方就海洋法、國家豁免等議題,以及引渡、司法協助等國內法律制度和國際合作實踐交換意見。11月,中美外交部條法司長(法律顧問)磋商在華盛頓舉行,雙方圍繞外交法律工作機制、海洋法、主權豁免、領事法、網絡空間國際法、國際人道法等議題交換意見。

(四)務實開展對外法學交流

——與金磚國家方面。9月,中國法學會代表團出席在印度新德里舉辦的第三屆金磚國家法律論壇,圍繞“金磚國家金融與法律合作重點問題與關鍵領域”“國際民商事法律新興體系:構建金磚國家統一戰略與合作機制的現實需要”等前沿熱點法律議題與各國與會者進行了交流,并就推動論壇發展以及如何用法治凝聚金磚國家的合作共識、預防化解合作中的風險和爭議提出建議。

——東盟框架下的法學交流。5月,中國法學會和泰國司法學院在北京共同主辦中國—東盟法律論壇“促進可持續發展法治高層研討會”,中國—東盟法律研究中心與泰國司法學院簽署了《合作備忘錄》。9月,中國法學會指導下的首屆“中國東盟商事仲裁合作論壇”在中國海口舉辦,論壇以“一帶一路、攜手服務”為主題,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基本理念,以仲裁理論和實踐探索為載體,共議構建中國東盟仲裁合作服務平臺,中、柬、新加坡有關機構簽訂了《合作協議》,確定通過共同組成管理機構,共同推薦仲裁員,共同運用國際商事慣例和法律裁處糾紛,在國際仲裁合作領域具有開創性意義。12月,中國法學會主辦的中國—東盟法律論壇“中國—東盟互聯網金融法律變革與合作研討會”在昆明舉行,與會代表圍繞中國—東盟互聯網金融立法創新問題、中國—東盟互聯網金融風險監管問題、中國—東盟互聯網金融司法實踐問題等議題進行研討交流,旨在為“互聯網+”時代下的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可持續健康發展提供更多法律保障。

——11月,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智慧法院暨網絡法治論壇在浙江召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出席并講話。會議通過《烏鎮共識》,強調各國將繼續致力于不斷拓展和深化彼此在法院信息化和網絡空間法治化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加強彼此在利用信息技術推進司法公開、訴訟服務、案件審判、法院管理和案例研究等方面的經驗交流和成果分享,促進建立更加常態化的各國法院信息化工作交流與合作機制。

——與其他亞洲國家的法學交流。9月,中國法學會代表團訪問印度與斯里蘭卡。10月,第二屆中日韓法律論壇暨第四屆東北亞法律論壇在長春舉辦,論壇主題為“加強區域法律合作,開創東北亞新未來”。12月,中國法學會在昆明舉辦中國—南亞法律論壇,主題為“加強法治聯動,共建一帶一路”。論壇結束后,中國—南亞法律培訓基地在云南大學舉辦首期研修班。

——與歐美方面。7月,中國法學會代表團訪問英國、加拿大和美國,與三國法學法律組織進行了廣泛接觸和深入交流,舉辦了13次座談會和兩場學術研討會。10月,中國代表團參加在德國漢堡舉行的國際海洋法法庭成立20周年紀念研討會和紀念慶典,積極駁斥了有關“南海仲裁案”的錯誤論調。11月,中英法治圓桌會議在北京舉行,中國法學會與英中協會簽署了《雙邊合作備忘錄》,與會專家學者圍繞“一帶一路”倡議對世界經濟的意義及影響、“一帶一路”建設與中英法律服務合作等議題進行深入探討。這次會議是目前中英兩國在法治領域開展的最高層級合作。

結束語

2017年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關鍵之年。中國共產黨將召開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舉世矚目,意義非凡。

2016年10月,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專題研究全面從嚴治黨,通過了《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從嚴必有法度。從嚴治黨與依法治國相輔相成,依規管黨治黨是全面依法治國在黨的建設中的生動體現。《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進一步強調:“黨的各級組織和領導干部必須在憲法法律范圍內活動,增強法治意識、弘揚法治精神,自覺按法定權限、規則、程序辦事,決不能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決不能干預司法。”《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將“模范遵守憲法法律情況”明確為黨內監督的主要內容之一。堅持依法治國與制度治黨、依規治黨統籌推進、一體建設,豐富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中國共產黨必將帶領中國人民努力譜寫中國法治建設的輝煌篇章。

附 錄

一、2016年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和修改的法律、法律解釋及決定目錄(23件)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深海海底區域資源勘探開發法

2.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

3.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

4.中華人民共和國資產評估法

5.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

6.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節約能源法》等六部法律的決定

7.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交通法

8.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等四部法律的決定

9.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

10.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產業促進法

11.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

12.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海洋環境保護法》的決定

13.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等十二部法律的決定

14.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

15.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

16.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

17.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

18.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開展第七個五年法治宣傳教育的決議

19.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授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在部分地區開展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的決定

20.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

21.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授權國務院在部分地區和部分在京中央機關暫時調整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有關規定的決定

22.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授權國務院在河北省邯鄲市等12個試點城市行政區域暫時調整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有關規定的決定

23.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軍官制度改革期間暫時調整適用相關法律規定的決定

二、2016年國務院制定和修改的行政法規目錄(8件)

1. 國務院關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規的決定

2.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條例

3. 國務院關于修改《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的決定

4. 農田水利條例

5.國務院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稽查條例》的決定

6. 國務院關于修改《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項目

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的決定

7. 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線電管理條例

8. 企業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條例

三、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司法解釋(29件)

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

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海事訴訟管轄問題的規定

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就人民法院終結執行行為提出執行異議期限問題的批復

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圍的規定

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首先查封法院與優先債權執行法院處分查封財產有關問題的批復

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法庭規則》的決定

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9.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10. 關于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接收在臺灣地區服刑的大陸居民回大陸服刑案件的規定

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瑞生”輪在黃巖島附近海域沉沒引發的相關案件管轄權問題的批復

1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款有關問題的批復

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特邀調解的規定

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相關程序問題的批復

1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一)

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二)

1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若干問題的規定

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

2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行政訴訟中司法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

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財產保全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2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

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獨立保函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25.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行醫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刑一庭

28.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巡回法庭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決定

上一條:中阿文化交流發展報告(2017)

下一條:中國世界自然遺產事業發展公報(1985—2015)

關閉

相關新聞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版權所有: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辦公室    zhongguoguoqing.cn    京ICP備08002157號-10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270號 

河北快三走势图连线 赌场猜宝专用器材 北京pk软件 世界飞镖锦标赛冠军 蓝洞棋牌下载 火柴计划官网 红黑梅方外挂辅助工具下载 11选5追号计划推塔软件 吉林快三玩法啥意思 酒吧玩骰子技巧 快速时时计划网